<rt id="xgwu5"></rt>

    1. <rt id="xgwu5"></rt>
        1. <rp id="xgwu5"></rp>
            <rt id="xgwu5"></rt>
              <tt id="xgwu5"></tt>
              <cite id="xgwu5"></cite>
                <rt id="xgwu5"></rt><tt id="xgwu5"></tt>

                  <b id="xgwu5"></b><rt id="xgwu5"></rt>
                  今天日期:
                  全站搜索:    
                  · 首頁_九三藝苑
                  藝術鑒賞②
                  發布:2018-11-03 來源: 瀏覽:11200

                  作者簡介:       

                  張永剛,男,云南羅平人,文學博士,二級教授,曲靖師范學院副校長,是云南省云嶺教學名師、省高校教學名師,省高校教學科研帶頭人、省政府津貼和首屆云南省“教育功勛獎”獲得者、中國文藝理論學會會員、中國文藝評論協會會員;曾任九三學社曲靖市副主委、市文聯主席(兼)。共獲二十余項國家級、省市級獎勵。有學術著作(含合著)9部、詩集3部(《永遠的朋友》、《歲月深處》、《飄動的云》)出版。在《文學評論》、《北京大學學報》、《文藝理論研究》、《思想戰線》、《文藝理論與批評》等刊物發表文藝理論研究和文學評論論文150余篇,多篇被《文藝理論》等刊物轉載、摘要。


                  作品鑒賞:

                  我的羅平(16首)

                  張永剛

                   

                  彎子

                   

                  車子慢慢穿過

                  彎子的彎

                  羅平就在眼前

                  被一片水光籠罩

                  來自羅平的水

                  平靜而悠長

                  滋潤了四季

                  還有我們

                  來來去去的旅程

                   

                  我們長途跋涉

                  親歷彎子的含蓄

                  與美麗

                  羅平用彎子命名一個水庫

                  我們用驚喜

                  以及一聲問候

                  命名了內心的感動

                  彎子的彎一過

                  我們就看見了

                  羅平的一片遼闊

                   

                  以且

                  誰用這個名字

                  表達了這個村莊的存在

                  讓我在遠遠的坡上

                  就看見白云的雙手

                  捧住那些房屋

                  至于緩緩升起的炊煙

                  和偶爾一聲雞鳴

                  仿佛飄在心上

                  白墻黛瓦的以且

                  總是突然出現

                  將道路引向兩處

                  五龍向右

                  激動人心的一刻

                  羅平就等在

                  左邊的山腳

                  如果你想看見火車

                  必須抬頭瞭望天際

                  它的軌道被青草舉起

                  在高高的地方

                  穿過石壁

                  它來自遙遠的昆明

                  直達我長大以前

                  從未去過的廣西

                   

                  板橋之一

                  板橋讓我難以落筆

                  這個我最熟悉的小鎮

                  用豐富的話語

                  表達了羅平的魅力

                  小河是它的主題

                  慢慢穿過婉約歲月

                  一朵浪花落在岸上

                  從未見它凋零

                  一條小魚游進心底

                  就此不愿離去

                  河上的板橋已無痕跡

                  好像無人知曉的秘密

                  或者神諭

                  長存于記憶

                  終究無法驗明

                  不信可以問問我的母親

                  我在這里出生的時候

                  就聽見了這條小河的低語

                  就聽見我的親人

                  用不存在的板橋

                  命名我的血液

                  當我再次回來

                  一些房屋已經長大

                  另一些老態如舊

                  仿佛被板橋的雙手

                  緊緊摁住

                   

                  板橋之二

                  栗樹伸出手臂

                  抬高青石的階梯

                  書聲朗朗

                  拾級而上

                  這種時刻帶著亮光

                  將三十多年前的板橋

                  帶回我的眼前

                  有山以元寶為名

                  尾隨而至

                  靜坐東邊

                  被板橋的炊煙浮起

                  太陽翻過山頂

                  照亮低矮的瓦屋

                  商鋪次第打開

                  將光留住

                  老街等待已久啊

                  青石的路

                  發出我熟悉的聲音

                  引來街邊柳樹

                  雙手浮動

                  它們如數家珍

                  道出往昔的簡樸

                  以及薄霧般的安寧

                  一對小鳥黑白相間

                  在空心的樹干高處

                  輕輕跳躍

                  它們穿過時間

                  將一盞掛在樹上的路燈

                  提前打開

                  它們無法看見的巢穴

                  隱于某個樹洞

                  仿佛種種渴望

                  隱于童年心中

                  隨板橋的清晨一起醒來

                  并在板橋的呼吸中

                  碰了一下

                  剛剛長出的一張綠葉

                   

                  鐘山

                  并沒有風雨讓它名聲鵲起

                  鐘山很小

                  被羅平藏于指縫深處

                  在它就要掙脫想象的時候

                  被來自貴州的大山擋住

                  河水清清

                  突然沉到它的低處

                  清水河

                  那幾乎成了

                  鐘山的又一個名字

                  它養活了許多小魚

                  以及我的回憶

                  在一個陡坡的腳下

                  最低矮的那道谷地

                  這條河清亮見底

                  源源不斷

                  仿佛情感的源頭

                  萬物寂然無聲

                  訴說已經多余

                  夢一樣的清水河

                  飄忽而又沉靜

                  將鐘山的座座山峰

                  輕輕摟在一起

                   

                  大地坪

                  寫到它是因為我的父親

                  這個躲在深山中的寨子

                  寨子中泥濘的道路

                  讓他跋涉了半生

                  一個人的單位

                  管住那個時代的公糧

                  以及兒時我的種種向往

                  在大地坪的中心

                  一個魚塘被魚遺棄

                  一些梨樹圍住一個院子

                  又酸又甜的梨

                  讓我記住了

                  和父親在一起的日子

                  還有一群麻雀經常來訪

                  熱鬧的叫聲

                  改變了許多平靜的黃昏

                  牛回來的時候總會大叫幾聲

                  讓這個默默的寨子

                  保持了自己的尊嚴

                  讓無法擦去的所有懷念

                  在雪花飛舞的冬天

                  長出了茂盛的枝葉

                   

                  羊洞腳

                  房屋在陡峭的坡上扎根

                  仿佛簡樸的樹

                  三三兩兩

                  背對早早到來的黃昏

                  沙石滾動

                  它們下來的腳步

                  比我們更快

                  比我們提前抵達

                  貴州的邊界

                  而今那里水流匯集

                  巨石變為黑色的大魚

                  羊洞仍在高處

                  雄踞萬物

                  令石壁開口

                  令大山伸出無形的手臂

                  令風走往高處

                  避開后來修好的一條公路

                  一群高大的騾子

                  穿過我的記憶

                  從羊洞腳的峽谷來到山頂

                  在我父親所在的糧點

                  趕騾的親戚提到大壩

                  以及羊洞腳的腳下

                  它所帶來的驚奇

                  對此我充耳不聞

                  唯一的擔心

                  是這個馱糧的騾隊

                  它將怎樣走下陡峭的山路

                  并始終保持了

                  羅平邊地的雄奇

                   

                  金雞

                  誰點石成金

                  讓一塊石頭開始歌唱

                  讓鮮花的海

                  漫向遙遠的地方

                  匆匆趕來的群峰

                  被花浮起

                  誰將寬廣置于內心

                  讓勞作成就一個村莊的美麗

                  以金雞為名的村子

                  以鮮花為衣

                  被廣大的作物簇擁

                  油菜在冬季生長

                  歷盡寒苦

                  一朝豪情奔涌

                  就將春天的狂歡

                  提前送達

                  這時我路過金雞

                  總有意外的驚喜

                  黃花向日

                  無邊無際

                  天地盡染圣潔的亮麗

                   

                  長底

                  一條大河帶著長底

                  在羅平的邊界休息

                  風中飄來外省的云彩

                  長久的耐心

                  成就了村頭那一座大橋

                  它在默默等待貴州的馬販

                  帶來馬群

                  河邊還站滿鄰縣的大山

                  十八連峰隊列雄奇

                  從古代走到長底

                  我年幼的時候去過那里

                  數峰傲然

                  楊柳依依

                  一個長輩在樹下打開消暑的涼席

                  一個卵石從大河的波中突然躍起

                  我的爺爺手握釣竿

                  輕輕一指

                  某條大魚清嘯一聲

                  分開河水

                  長底倏然定格

                  漫漫歲月再難分離

                   

                  樂巖

                  樂巖名氣很大

                  兩山相夾

                  讓它悄悄進入

                  羅平的紅色記憶

                  歲月匆匆

                  瓦沿無語

                  陳舊的院子周圍

                  水田明亮依舊

                  時光在此倒流

                  將遙遠時代的一支隊伍

                  邊縱的精英

                  在夕陽的余暉中

                  送進樂巖隱秘的內心

                   

                  但樂巖更像它的名字

                  喜愛本地的青石

                  它以石為墻

                  個性剛毅

                  柔弱與熱情

                  超過村中流動的小溪

                  那里有我的幾家親戚

                  依山而居

                  屋前植樹

                  樹下養雞

                  在清清的水中淘洗艱難時日

                  全然不知宏大敘事

                  來自歷史

                  以及被美化了的

                  那個大戶人家的宅第

                   

                  多依樹

                  一種稀罕的植物

                  一個鄉村的名字

                  一枚向往的果實

                  一份長久的疑惑

                   

                  多依樹就在那里

                  緊靠我出生的小鎮

                  它將一個寧靜的水庫

                  背在背上

                  它將水

                  放在樹的腳下

                  將松林聚集在

                  自己的周圍

                  將一只黑狗

                  安頓在簡樸的屋檐之下

                   

                  在寧靜的某個午后

                  我曾經穿過這個村子

                  多依樹用它的影子

                  提高了我的心口

                  突然響起的狗吠

                  將慢慢行走的時間

                  猛地打碎

                  仿佛大夢乍醒

                  我的眼前明亮如初

                  對一種樹的尋找

                  由此充滿命意

                   

                  青草塘

                  池塘生春草

                  古代的一句詩

                  逐字落在

                  羅平城外一個村子

                  寬闊的壩子

                  春天送來無邊的花

                  一輛卡車在過去的路上奔馳

                  為了這個村子

                  我們使勁拍響車頂

                  汽車在抱怨中站定

                  青草在喜悅中撲到眼前

                  水光如夢

                  照亮我一個親戚的大門

                  芳草萋萋

                  園柳鳴禽

                  我從此記得

                  爺爺的一個妹妹

                  住在那里

                  多年以后

                  他們已經無法往來

                  但親情依舊

                  長滿內心的水池

                  猶如青青小草

                  不可阻攔

                  冬去春來

                  總有春風拂面吹到

                  綠色漸濃

                  染盡無邊思念

                   

                  大營

                  一顆印落在大營

                  被一座山放大

                  誰的大營

                  長久在此安扎

                  整齊的隊列

                  仿佛仍在依山聚集

                  橫貫多年的想象

                  金戈鐵馬

                  風中回旋

                  它們用一個村子

                  記下了某些奇跡

                   

                  此時大營炊煙裊裊

                  龍潭清冽

                  它的房屋悄悄靠近

                  板橋的一個中學

                  我在那里讀書的時候

                  稍一走神

                  就看見教室的窗戶之外

                  站著整個大營

                  它隔著菜地對我招手

                  有時它的大樹

                  呼呼作響

                  聲音整齊

                  仿佛來自時間底層

                  夜晚有個老師看見燈火

                  匆匆行走

                  就此打亂了

                  他歷來平靜的睡眠

                   

                  牛街

                  站在高高山上

                  渾然如夢

                  腳下山谷用心

                  開出巨大花朵

                   

                  夏天水光如鏡

                  從低矮之處

                  照射天空

                  秋天果實沉入內心

                  渴望與靜謐

                  在凝望中收起雙翅

                  油菜與小麥

                  讓冬季孕育

                  讓春天失去控制

                  哈哈大笑

                  帶來牛街最美一刻

                   

                  你的牛在哪里行走啊

                  你的四季被誰追逐

                  誰的大手

                  刻刀在握

                  刻一窩梯田

                  分出高下

                  滌凈沿路灰塵

                  天賜牛街

                  成就羅平一片柔媚

                   

                  富樂

                  富樂守在羅平的北路

                  用某種礦石

                  煉就往昔繁華

                  一條小街走向山腰

                  轉身一笑

                  將精細的富樂生活

                  逐一展開

                  文廟與會館

                  手工的銅器與小吃

                  富與樂

                  在世俗與精神中徘徊

                  為表達羅平北部的情感

                  富樂用一條強悍的小河

                  切開峽谷

                  讓一座橋

                  雙足懸空

                  躍過艱難歲月

                  使羅平的北方

                  更為深刻

                  有一次我在黃昏抵達

                  遙遠的富樂

                  萬山無語

                  一片空寂

                  耳邊突然傳來

                  回族的晚禱

                  悠遠的聲音劃破長空

                  使我驚覺了

                  尚未預知的事情

                  內心倏然安寧

                  同時又無限豐盈

                   

                  羅平

                  九龍在心

                  臘山在側

                  羅平的一條大街

                  在冬天的細雨中潛行

                   

                  羅平的陣陣鞭炮

                  在沉靜中突然開口

                  說出節日

                  之后的某個清晨

                  風在音樂的指尖輕輕滑動

                  掀開窗簾

                  羅平的一個少女

                  指點紅色燈籠

                  悄悄聚集

                  照亮內心隱秘

                   

                  此時站在高處

                  群山疊翠

                  美女如云

                  寧靜已成至境

                  百步之外的廣闊壩子

                  馬匹整裝待發

                  一聲呼喊

                  鮮花帶著佛光

                  瞬間鋪滿了

                  羅平的大地


                  【刷新頁面】【打印此文】 【關閉窗口】
                  上一篇:詩歌五首 下一篇:曲靖市政協召開全市2018年“狠抓落實年”工作視察情況匯報會
                  Copyright 2009-2022 九三學社曲靖市委員會 @ All Rights Reserved

                  滇公網安備 53030202000288號

                  滇ICP備19006813號-1
                  電話:08743139059  地址:曲靖市麒麟區玄壇街72號 Email:Qujing93@126.com
                  百姓彩票